主页 > 之美引资 >夫妻争吵四大杀手!怎幺样有效率的「吵对架」 >

夫妻争吵四大杀手!怎幺样有效率的「吵对架」


文/珍西‧唐恩 

没有温拿的争吵,我们都是鲁蛇

那是个接近傍晚的下午。席薇上舞蹈课去;汤姆和我站在厨房里。他在沖咖啡,而我则翻着食谱。

我:晚餐吃义大利肉酱麵如何?我得现在就开始準备,因为它得炖上几小时。我去接席薇的时候可以顺便买肉。

汤姆(看着天花板):嗯,听起来不错,可是我们最近吃满多肉的?所以我不

想……(他的视线落至我身上,看见我忽然定格但目光越渐犀利,就像发现远方出现一只老鼠的猫)谁不爱义大利肉酱麵?其实,听起来……

我:不!如果你对我得花几小时煮的义大利肉酱有意见,那就别吃。你有什幺犹豫的吗?(我对想像的手下大吼)国王陛下令今晚不准有肉!快去警告皇宫大厨!(我打开橱柜抓出一张外卖菜单,啪一声地放在他面前。)拿去,这是今天的晚餐。

那天晚上,汤姆愁眉苦脸地吃着一座小山似的左宗棠鸡当晚餐,以示他对吃肉其实没有芥蒂,而我则恨恨地啃着花生酱三明治,我们两个人都是输家。

汤姆和我很明显地丧失了成人一般的争吵能力,我俩就像是被困在沙坑里的小孩。

还有谁能比研究夫妻关係权威—约翰与茱莉.高特曼博士更帮助我们呢?在长达四十年的研究经历中,高特曼夫妇只要观察一对夫妻吵架五分钟,便可预测他们的婚姻会持续下去或是走向离婚,精準度达百分之九十。他们将夫妻分为为大师和灾难两类:大师们会从另一半身上寻找值得欣赏与尊重的地方,而灾难们则是紧盯配偶做错了什幺,随时等着批评。

为了成为夫妻关係中的大师,我订了一大叠他们的书。

当我钻研他俩的研究时,我发现有些建议的对话实在老哏「看到你喜欢篮球,真的是太好了。我也很爱帆船运动,好想和你一起分享。」但无可否认地,他们拟定的吵架策略的确有惊人的效果,也被数不清的治疗师採纳。

高特曼整理出夫妻关係间四种要命的行为,称之为「四大杀手」。第一个是批评:如「混球」之类的侮辱,或使用「你从不∼」或「你总是∼」这类的词句。第二个是自我防御:反击、发牢骚、拒绝承担责任。高特曼发现,人们在争吵时大多忙着想怎幺反驳对方而忘了聆听,还会重複自己的意见,他们叫做「自我总结症候群」。但海瑟强调这才不是什幺症候群:「我会一直重複碎唸,是因为我讲了六次罗伯都没在听。他在脑海里播放自己的影片,直到看见我的嘴唇停下来为止。」

第三个是建筑高墙:之前我们曾提过,将另一半拒绝于门外,也就是追赶者和拉距者的关係。追赶者觉得被忽视而更加好斗(就是在下我),拉距者则关起大门或龟缩逃避。他们发现,百分之八十五的筑高墙者是男性。

这种现象几乎可以挣脱地球的引力。在二零一四年,火星学会Mars society在加拿大某无人岛盖了一座圆顶建筑,以模拟太空人执行火星任务时的生活。在为期一百天的实验内,研究员观察全组人员间的互动。当小组间发生冲突时,女性通常採用寻求处理问题的「任务因应」,男性则倾向与採用「迴避因应」,例如忽然觉得当下是穿上仿太空衣、出去探索的大好时机。而小组成员通常只能在太空EVA活动时,也就是穿着仿太空衣以徒步或越野车进行探索活动,才能离开建筑。建筑高墙看似被动,但其实影响甚鉅。一九七五年,心理学教授艾德华.特罗尼克(Edward Tronick)设计了一个称之为「静止脸孔」的实验。让一位家长坐在他的宝宝面前,宝宝发出愉快的声音。然后他们请该名家长别开脸,再以静止的冷漠脸孔转回来,而且不能对宝宝有反应。

短短两分钟的实验影片段让人于心不忍:宝宝一开始很困惑,把手伸向妈妈或爸爸试图引起注意力,但却徒劳无功。重複几次但爸妈都没反应后,宝宝越来越不安,直到最后惊慌失措并大哭起来。这样的结果和大人的反应不一样吗?

第四种行为最糟糕,对于出现这种行为的夫妻,高特曼夫妻的离婚预测也最準,那就是轻蔑,他们称之为「爱的硫酸」:讥笑、翻白眼、嘲弄、挖苦、攻击另一半的人格特质(你自私),而不是对方引起的问题。

当我和老公争吵时,挖苦是我的大绝招。卡尔加里大学心理学教授潘妮.派克斯曼(Penny Pexman),她研究挖苦所产生的影响有近二十年时间。她说挖苦不仅会阻碍对话,当父母在年幼的孩子面前挖苦彼此时,孩子会感到困惑和难过。「大家可能会想说孩子不懂,但问题是等他们四、五岁时就会懂了。」潘妮告诉我。「而证据说明,他们知道你所指的和你所说的不一样,但他们不了解为何妳要这样说话。对孩子来说,拐弯抹角是很残忍的。」

重新学习争吵

这四大杀手在我们的争吵过程中横冲直撞,有时候会四个一起上。但我们不一定非得离婚。高特曼为重新学习争吵设计的公式很简单。

当问题发生时,先别急着扑向对方攻击,使用高特曼称为「轻柔开场」的技巧。以「我」当开场,而不是「你」,不要说:「你从来不会想去看孩子怎幺了,我真的很想杀了你。」试着说:「我觉得如果我们可以轮流起来查看宝宝,我会比较好过也比较不会那幺累。」

「这是在争吵中超级重要的重点之一,」茱莉.高特曼告诉我。「妳描述的是妳自己,和某种让妳难过的特殊状况所引起的感觉,不要去描述对方。描述对方通常会伴随着批评与轻蔑。那样只会让他想要自我防御,阻碍对方听妳说话。」对我而言,当我需要冷静一下、辨识自己高涨的情绪时,儘管心里不舒服,但我强迫自己模仿席薇幼儿园时期最爱的一本书《我的感觉》,经过证明这是浇熄我怒火的最佳方式。

接着是谈谈自己的感受。心理学家达比.萨斯比说治疗师的工作是挖掘「软性」的情绪,如恐惧、羞耻和悲伤,这些情绪常躲在「硬性」的愤怒和自我防御背后,人们在争吵时会将这些硬性情绪当成盔甲武装自己。她说我们要试着去寻找背后的深层感受:你真正的感受是什幺?觉得受伤了?你想在被别人责怪前下手为强?你的假设与事实有何关联?我发觉之所以会痛骂汤姆,通常是因为他没有察觉我需要协助,我对认定我就该做那些枯燥工作而难过。

老实说,说出自己的感受是很好的方法。某个下午,我要汤姆顺道去卖场买牛奶、麵包和果汁。他迅速地带着够开单身汉派对的啤酒、莎莎酱、玉米片还有橄榄回家,却忘了我需要的东西。这个健忘的毛病似乎是我们家族的通病。后来我跟海瑟提这件事时,她说这不算什幺。「我生完崔维斯的那个早晨,罗伯自愿去麵包店帮我带早餐。我告诉他,什幺都好,就是不要蔓越莓马芬蛋糕。五分钟后,他带着蔓越莓马芬凯旋归来。」

为什幺说出自己的感受很好呢?一般来说,我经常指控汤姆活在单身汉的幻影泡泡中,但如果我这幺做,他只会跟我说我错了。所以我改说:「你去採买却忘了买牛奶和麵包,让我觉得很沮丧。」他没办法挑战或对我的感受提出疑问,是不是?我觉得沮丧。这种告白会引起同情,他会觉得羞愧,羞愧到他再跑一趟去店里买。

接着,不带责难的语气描述事实,重点在事而不是在人(你怎幺搞的、孩子们在撒野)。清楚说明妳要什幺。如茱莉.高特曼所说:「说明妳要什幺,而不是不要什幺」。承认你在问题中扮演的角色,找出你对这个状况的贡献(我本来就有点烦躁了,因为我刚刚赤脚踩到乐高积木。) 

等到你俩都冷静下来之后(希望啦),找个机会问彼此:我们的共识是什幺?弹性空间在哪里?我朋友麦可说,当他和妻子意见冲突时,他们会问一个简单的问题:为什幺这对你这幺重要?他说:「这听起来很怪,但这对釐清问题很有帮助。」说真的,有时候妳只是想吵赢。

最后,用几个字或开个玩笑做些善意的表示来修补残局,让妳们回到同个队伍里。

茱莉.高特曼告诉我:「重修旧好时,我们会道歉,解释为什幺对之前行为感到困难或挫折,请求对方原谅,并倾听另一半说出妳的行为对他的影响。」可使用的字句有:再给我一次机会试试看。我怎幺才能做的更好?我可以收回刚刚说的吗?

我把这套新台词用在汤姆身上。

我觉得很伤心(轻柔开场),我说要做义大利肉酱麵你却嗤之以鼻。我的意思是说,你不想吃肉酱麵。做饭是我表达爱的方式,所以我想我觉得自己被拒绝了(不带责难地描述事实)。我希望当我说要做一道很费工的菜给你吃时,你能表现得热情一点(清楚地表达需要)。如果你刚开始时能先告诉我,你有多感激我所做的菜,那我比较不会因为被你拒绝而抓狂(接受影响)。虽然如此,我也不应该骂你浑球。我们最近吃了很多培根也是真的。我忘了我们才在烤肉店吃过手撕猪肉三明治,它很美味而且大概有一颗头这幺大(带了点自我嘲讽,但应该不无小补)。如果你真的觉得吃太多肉,何不说你可以给我们煮顿蔬食晚餐呢?(修补)。我要怎样才能做得更好?别拿外卖菜单丢你?也许别拿任何东西丢你?好的。那应该会是个好的开始。

本文出自《我如何忍住不踹孩子的爸》三采出版

 夫妻争吵四大杀手!怎幺样有效率的「吵对架」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